20120521162019  

林尚秀(音)導演的話題作「錢的味道」5月17日上映首日便吸引了11萬餘觀眾前往觀看,成為了當日的票房冠軍。截止5月19日,電影上映三天觀眾數已達40萬餘名,得到了觀眾們的熱情響應。這部受到第65屆戛納(Cannes)國際電影節競爭單元邀請的作品從各方面都開局良好。

特別是,兩位年輕的演員金康宇和金孝珍在影片中演繹出了新鮮的魅力,令人絲毫感覺不到兩人均已結婚,更加刺激了人們的好奇心。

▶金康宇:結婚和家人是我演戲的原動力

-飾演朱英作(音)的時候,有沒有覺得困惑的地方?

“事實上,因為林尚秀導演的表達方法太直接,經常讓我不知所措。畢竟,我對於這種表達方式還很陌生,不熟悉。但拍攝的過程非常有趣,除了台詞太少,讓人有點鬱悶,其他都很愉快。”

-和尹茹貞(音)的床戲拍得很突出,拍的時候什麽心情?

“拍這場戲之前,我曾非常擔心,因為腦子裏想象不出來這場戲的畫面。尹前輩應該也是一樣。對於我來說,當時就像是等待高考的考生一樣,每天都在數著拍攝日期,但真的到了拍這場戲那天,反而一切都進行得非常順利。”

-還和金孝珍有一段激烈的飛機內的床戲,是吧?

“那場戲是在片場拍得,拍的時候非常冷。和尹茹貞前輩的床戲是朱英作被動的,但和金孝珍的床戲卻是主動的,這一對比在影片中起著暗示作用。”

-這是您和林尚秀導演的首次合作吧?

“我一直都是林導演的影迷,他的所有作品我都看過,印象非常深刻。所以剛接到片約時,我們第一次見面就說了10個小時的話,有點相逢恨晚的感覺,像是戀愛一樣。”

-這也是第一次參加戛納電影節吧?

“2010年我出演的「夏夏夏」曾進到戛納,但那時沒什麽感覺,覺得也不過是這樣罷了。但這次感覺很不同,能夠成為全球被選中的22部作品之一,很是榮耀。還特地去定製了燕尾禮服。就我個人來說,我真想帶個攝像機去,把現場的情況全拍下來。”

-不久前兒子剛滿周歲,結婚對您的演員生涯帶來了什麽影響呢?

“結婚後,心境確實會大為不同,家人是我人生的原動力,感覺自己到現在才體味到演戲的真髓和樂趣。現在才剛開始。”

-如果有機會和妻妹韓惠珍合作拍戲的話,您會怎麽辦呢?

“那個,到時候再說吧,哈哈。”

 

轉自=2012-05-21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十年磨一劍 《金錢的味道》金康宇:嘗到演戲的味道

2012051400002522012051301668_0

▲11日,金康宇在首爾三清洞一家咖啡廳光腳面對鏡頭。他說:“從20多歲到30歲出頭,即使演成年人,也總是帶著少年和青年的味道,這讓我很不滿。但最近早晨起床看到鏡子中的我已變成了大叔。”照片=朝鮮日報

林常樹導演執導的《金錢的味道》(17日上映)入圍了今年戛納電影節競賽單元。金康宇在片中扮演的「永作」將吸引觀眾的眼球。除了擁有數千億韓元以上財產的觀眾以外,普通觀眾很難對用金錢支配韓國的豪門家庭貪心的女主人白金玉(尹汝貞飾)和只知金錢的尹總裁(白允植飾)產生共鳴。反而觀眾會對為白氏家族做牛做馬,忍受「金錢給予的侮辱」的平凡上班族永作產生認同。11日,金康宇在首爾三清洞一家咖啡廳接受了採訪。以下是採訪摘要:

問:對主角來說,台詞太少了吧?

“因為扮演的是秘書,所以台詞以回答和問候為主。就像閉口修行一樣。不能用語言表達感情,只能用眼神詮釋空間與人物之間的關係,所以演起來很累。每一個眼神和動作都盡了最大努力。”

問:從劇本來看,感覺上班族會對內容產生強烈共鳴。

“我沒有在公司上過班,但拍電影時也思考過金錢問題。我問妻子(演員韓惠珍的姐姐)‘如果我們很有錢好嗎?’她說‘我會覺得不錯’。(笑)影片中有一個場面是永作進入金錢堆積如山的白家金庫。明知那些錢是道具,但進入裡面仍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有點害怕,也有點震撼。但不是那种看到美麗的風景和藝術作品時產生的震撼,而是讓我感到渺小。”

問:對「進入韓國最大豪門工作的普通人」這一角色設定是否有共鳴?

“因為對他們的世界和關系一無所知,所以剛開始很難理解。根本無法理解。最後才發現用演技表現因不能理解而感到困惑和苦惱的反應,恰恰是正確的。”

問:和65歲的尹汝貞的床戲成為話題。

“感覺就像面對高考一樣。不斷問經紀人還剩幾天。尹前輩(模仿尹汝貞的聲音)也說,‘康宇,怎麼辦啊’。但我也不能對前輩說‘不用擔心,一切有我’。不過意外的是實際上床戲拍得很順利。其實演員只要設定好情節就能演下去。好像擔心太多了。”

問:這是您和林常樹導演第一次合作。您認為導演為何選中您?

“他說因為我的演技不太用力。”

問:這是稱贊嗎?

“導演說是稱贊。他說我也能(演得很賣力),但不這麼演,始終克制自己。其實這不是我故意的,實際上我都很賣力。(笑)”

問:您出道已經10年,但賣座的作品似乎不多。

“如果說我從沒有著急,那是謊話。我從2002年開始演戲,我想無論做什麼至少要堅持10年。我總是以‘還沒到10年,著什麼急’來安慰自己,但心裡又很煩惱。2年前結婚時,我對演員這一職業的苦惱達到了頂點。我對(同齡的)妻子說,‘要不我們移民開個三明治店?’,她說‘你會的只有演戲’。這句話點醒了我,讓我發現我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比起做了10年三明治的人,我怎麼能做得比他們更好,當然繼續演戲更好。”

問:看來您很聽妻子的話。

“她總是給我明確而睿智的答案。雖然有些沒心沒肺。沒心沒肺的話就不要寫了。(笑)”

問:對出道10年有何感想?

“現在覺得演戲很有意思,瘋狂愛上了演戲。過去從沒有想過‘因為喜歡做這件事(演戲)才不會去做別的’,也不願去劇組。雖然覺得沒意思,但為了不給自己丟臉所以才認真去演。拍《金錢的味道》時,我體驗到什麼才是演員和導演之間火花四射的「默契」。《金錢的味道》讓我嘗到了「演戲的味道」。”

 

轉自=2012-05-14 朝鮮日報中文網

小宛 & 哇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