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368547052

雖然已完全洗脱了性侵的嫌疑,但朴施厚在精神上依舊承受著巨大的苦痛。

朴施厚的一位知己稱:“9日A某撤訴,這次事件就結束了。但是朴施厚因為此次事件所受到的苦痛和打擊仍然如舊。現在在家中休息,短時間內要和人們見面,進行正常的活動比較困難。”

將朴施厚性侵嫌疑脱掉的A某將其控訴已有80多天。當初A某以“被朴施厚性侵”為由將其向西部警署控訴,表示要讓他受到強烈的處罰。在警方調查中雖是對A某有利的狀況,但在檢方調查中卻是大反轉。

朴施厚事件的擔當首爾西部地檢的尹雄格次長檢察官在10日與記者們的新聞發布會現場表示“在此次事件移交檢方來以後,為保障當事者們的人權我們進行了最大的努力。不僅調查期間不泄露,也對檢方嚴格要求。關於A某與朴施厚的檢方調查內容絲毫未泄露給大眾,在檢方接受了嚴格調查的A某突然在9日下午取消了上訴。”

我們得知,對此朴施厚方則表示“絕對沒有與A某和解,更没有要給的和解金,因為我們沒有錯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有和解的想法。”A某自己也因為此次事件被反告誣告罪,引起心境的變化,在此次檢方調查後,撤消了上訴。

關於強姦致傷的嫌疑,檢方表示:“上訴人的傷害程度微乎其微,且未直接提起上訴。是在西部警署認知而調查的狀況。傷口是能自然癒合的程度,因此根據判例法是無罪。”並稱最終強姦致傷的嫌疑是西部警署的無理調查。

朴施厚在A某取消控告後,也取消了對她的誣告罪等罪名控告。但是朴施厚對前經紀公司黃某代表的名譽損毀控告並未取消。

 

轉自=2013-05-11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檢察機關下達不起訴處分,朴施厚洗脫強姦嫌疑

20130511071839

檢察機關對涉嫌性侵的朴施厚下達了不起訴的處分。據悉,原告A某和朴施厚雙方分別撤回了各自的控訴。

5月10日下午,「朴施厚事件」的負責人尹雄傑副部長檢察官在首爾西部地方檢察廳舉行的通氣會上表示,“原告A某撤回了對朴施厚及其後輩演員K某的控訴。強姦罪是自訴罪。因為原告取消了控訴,所以檢察機關就對這起涉嫌準強姦事件‘沒有公訴權’,因此下達了不起訴處分”。

另外,他還補充道“因為在朴施厚受到的控訴中,強姦致傷不是自訴罪,因此跟撤回控訴無關,檢察機關還可以對此展開調查。但是,原告A某的傷口非常輕微,無需進行外科治療,因此檢察機關判定很難把它看作傷害。雖然不能公開A某的診斷書,但查看例案時發現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傷口,可以判定朴施厚無強姦致傷嫌疑”。

在被問到朴施厚方面和原告A某之間是否達成協議時,他回答道“我們不知道雙方是否達成協議,但可能是雙方漸漸地找到了妥協點。5月9日,從雙方得到了‘沒有任何其他條件,撤回控訴’的取消狀。原告方辯護律師首先傳達了取消狀後,1個小時後朴施厚方面也撤回了對A某的控訴”。

因此,朴施厚終於從持續了約3個多月的「強姦嫌疑爭議」中重獲自由。但是,目前仍留有他與前經紀公司代表黃某和原告A某的朋友B某等事件周圍人物之間的控訴案,看來到解決所有事件為止還會花費一定時間。

 

轉自=2013-05-11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泄露性侵受害人資料 朴施厚又被告

2013050300002012013050201880_0[1]

演員朴施厚被一民間團體控告泄露了性侵案受害人的個人資料。

民間團體“正直機會研究所”上月30日向首爾西部警署報案,告發朴施厚涉嫌違反《性暴力犯罪處罰法》等相關特別法律。當天,該民間團體告發了朴施厚及其後輩金某和3名律師共5人。

該民間團體1日主張:“朴施厚等人有計划地泄露了性侵案受害人的個人資料及其家人的電話號碼。這等於違反了《性暴力犯罪處罰法》等相關特別法律第22條(禁止泄露受害人的個人資料和私生活秘密)。”

此前,朴施厚等人於2月因涉嫌強奸想成為藝人的A某而被控告,在接受警方調查的過程中,向媒體公開了通過手機聊天工具“Kakaotalk”與A某的聊天記錄。這導致A某的舊照等在網上傳開。

該民間團體方面還表示:“由於擔心屬於社會弱者的性侵受害人因怕自己和家人受到第二次傷害而不愿向國家求助,進行了舉報。”

另外,上月2日,朴施厚涉嫌准強奸罪和強奸致傷罪得到确認,被移交給檢察機關。

 

轉自=2013-05-03 朝鮮日報中文網

 

============================================================================= 

 

性侵嫌疑人朴施厚或將追加新的法律代理人

20130323075813

據悉,涉嫌強姦罪名的演員朴施厚正在進行追加任命新的法律代理人的程序。

據一位相關者透露,朴施厚最近正計劃委託「忠正」法務法人和目前正在負責此事件的法務法人「Purme」共同擔任辯護人的工作。朴施厚在今年2月事件發生之後,曾將法律代理權委託給了法務法人「和友」,後又在警察進行調查之際更換了法律代理人。

對此,法務法人「忠正」的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尚未寫出合同,內部還在進行討論,還不能說是已經到了委託新代理人的階段”。2012年法務部發布的資料顯示,從辯護人數來看,1993年成立的法務法人「忠正」是韓國國內排名前十的大型律師事務所。

朴施厚今年2月因涉嫌強姦藝人實習生A某而受到了警方的調查。負責此次案件的西部警察署4月2日表示“受害者的口供始終一致,視頻分析的結果也和受害者的說辭一致,因此我們給出了起訴意見”,以準強姦及強姦非禮的嫌疑將朴施厚移交給了檢察機關。

 

轉自=2013-04-17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性侵案移送檢察院 警方指朴施厚涉嫌準強姦罪

2013040200002611

首爾警方2日證實,朴施厚「性侵案」已移送檢察院,警方向檢方提交的起訴意見書顯示,該案男主角朴施厚涉嫌準強姦罪和強姦致傷罪。

準強姦罪,是利用婦女處於心神喪失、精神耗弱狀態,對其性侵時成立的犯罪。如果被判有罪,獲有期徒刑三年,和強姦罪相同。強姦致傷罪,是因強姦、準強姦等行為導致婦女受傷時成立。

早在今年2月,朴施厚因涉嫌強姦女方A某遭控訴,警方對被告和原告進行了個別調查、對質詢問、謊測調查。

 

轉自=2013-04-02 朝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方面:「性侵案」原告行為不似強姦受害者

 

日前,首爾警方透露,將把朴施厚「性侵案」向檢察院提交起訴意見書,並移送檢方。今年2月,朴施厚因涉嫌強姦演藝女學員A某正在接受警方調查。朴施厚方面31日反駁負責調查此案的首爾西部警察局,稱“沒有反映我方提供的核心證據,堅持固有立場。請提供‘移送檢方意見’的根據。”

負責朴施厚辯護事宜的Purme律師事務所31日晚以“西部警署無視核心證據的行徑”為標題,公開反駁警方立場。

當天,西部警署方面表示:“根據對質當事人調查和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測謊儀檢測結果,綜合分析朴施厚和A某雙方的陳述和證據,認為朴施厚被判刑是不可避免。預計下周初提交起訴意見,將案件移送給檢方。”

朴施厚方面首先主張,A某在自稱神志不清的時間裏,通過手機聊天工具「Kakaotalk」進行了38次通話,所以A某自稱神志不清是在說謊。朴施厚方面提供的核心證據是,A某與母親、熟人B某和不明身份的3名男子的「Kakaotalk」聊天記錄。

其次又主張,原告A某性關係後行為異常。朴施厚方面說:“如果按A某的主張是‘被兩次強姦’,那麼她應該立即向熟人求救。但她事後2至3個小時內一直停留在清潭公寓。客觀分析A某被強姦的說法顯然站不住腳。”

 

轉自=2013-04-01 朝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方面反駁“測謊儀結果報道失真”

 

朴施厚方面反駁了有關測謊儀調查結果的報導。

3月22日下午,朴施厚方面的辯護人在同「日刊體育」的電話通話中表示“有報導稱朴施厚的測謊儀調查結果全部項目都是在‘說謊’,但這不是事實。是因為不懂測謊儀的調查方法才進行了這樣的報導”。

接著他還補充道“雖然警方稱由於決定起訴該事件,因此將把此次事件移交給檢察機關,但經確認對於這個問題也並沒有下定論。警方也聲稱從未說過這樣的話,真不知道從哪裏傳出了這種話”。另外,“我方將在今天下午把從原告A某的朋友B某那裏收到的書面材料等追加證據材料轉交給警方”。

當天sportsseoul.com報道稱,在測謊儀調查結果的整個項目中,朴施厚的證詞得到了“說謊”的反應。Ohmynews也通過某警方相關負責人提供的消息報道稱朴施厚獲得無嫌疑處分的可能性很小,警方很可能會根據需要對其申請拘捕令。

對此,西部警察署方面表示“這些相關報道都不是警方的正式立場,不知道是誰說了那樣的話。另外,不能根據測謊儀調查結果或是否起訴來判定其是否有罪”。

 

轉自=2013-03-23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接受測謊與原告等當面對質

2013031400000712013031400285_0[1]

「性侵門」男主角朴施厚13日接受警方測謊儀檢測,並與報案人A某、事發當時同樣在現場的演員K某當面對質後已返回家中。

朴施厚於13日上午9時30分許現身位於陽川區新月洞的國立科學搜查研究院,接受測謊儀檢測。此前1小時,也就是上午8時30分,起訴朴施厚的演藝女學員A某用圍巾摀住臉抵達現場,並徑直走入調查室。兩人分別接受了5小時和7小時調查後離開。

當天,雙方均考慮到此案倍受外界和媒體關注,儘可能保持低調。朴施厚抵達國立科學搜查研究院後,沒有從本館大門進入,而是利用旁邊的建築物進入。調查結束後離開時,同樣利用側門。為了躲避媒體視線,朴施厚還與國立科學搜查研究院方面的環衛員一起移動,並迅速搭乘早已啟動發動機的車輛離開現場,全程他都是低着頭。

隨後,朴施厚下午6時50分到西部警署同A某、K某進行當面對質。這次是朴施厚繼本月1日後第二次報到警署接受調查。他對媒體表示:“過去幾個星期對我來說是非常艱難的時期。我想因為我讓很多人感到勞心。希望通過此次調查儘快解決案情。非常抱歉給大家添了麻煩。”

K某和朴施厚幾乎是同一時間抵達警署,A某則避開媒體視線徑直走入調查室。

起初,當天的調查預計當晚子夜左右結束,實際上是在14日凌晨2時40分許才結束,比預計的延長了2小時40多分鍾。當面對質主要針對案件焦點——判斷性關係的強迫性進行調查,約進行8小時左右。

朴施厚在結束當面對質後對媒體表示,誠實接受了警方調查,必須讓真相大白於天下。隨後,他乘車離開警署。警方相關人士表示,對A某和K某的調查再進行1小時左右後才能結束。

 

轉自=2013-03-13 朝鮮日報中文網

 

=============================================================================

 

「性侵」物證不足 朴施厚今被測謊

201303130000101park

涉嫌性侵的朴施厚將接受測謊儀調查。

負責此案的首爾西部警署表示:“朴施厚將於今天(13日)上午9時在首爾陽川區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接受測謊儀調查。與此次事件相關的原告A某和涉嫌性騷擾的新人演員K某也將一同接受調查。”

警方採取測謊儀調查是因為雙方的陳述各不相同,而且沒有能夠明確證實是否存在“強制性性關係”的物證。

據悉,測謊儀調查結束後,還將進行三方對質審問。此前朴施厚和A某均承認發生了性關係,但對於是否存在強制性的問題立場截然相反。朴施厚主張:“產生男女間的好感,進而彼此交心。”但A某卻表示:“喝酒後不省人事,早上醒來發現遭性侵。”此外,涉嫌性騷擾的K某是否介入此事也尚未明確。

警方預測,根據測謊儀調查結果,將在本月內結束案件調查。

 

轉自=2013-03-13 朝鮮日報中文網

 

============================================================================= 

 

從A某身體中僅檢測出了朴施厚的基因

20130312090141

隨著有關「朴施厚事件」的情況陸續公開,激烈的事實攻防戰不斷持續。

現在的「朴施厚事件」在繼雙方互告後,正逐漸演變為揭露戰。朴施厚方面以舉報自己的A某、幫助A某與媒體做采訪的B某以及前經紀公司代表黃某為對象提交訴訟書後,還揭露了A某的過去事情,主張自己的清白。

事件當時朴施厚與後輩金某及A某在一起,因此有人指出“三人之間可能都有關係”。但是,警方的基因檢測結果中並沒有出現這方面的跡象。3月11日,西部警察署公布“A某的婦產科資料檢測結果顯示,僅檢測出了與朴施厚相同的男性基因,並未出現金某的基因”。

另外,一名男性的出現為朴施厚提供了有利條件。該男性說“曾在得到A某的同意後發生性關係,而後卻遭到了誣陷”。該名男性接受媒體的採訪時說“A某在2年前與我發生性關係後剛過兩天就說自己懷孕了,並威脅要我負責”。

A某同她的朋友互發的短信也有利於朴施厚。在公開的短信內容中,A某與其朋友收發的短信包含“如果要收錢就要收取上億韓元,如果要報復,我們就拉他下水”、“收10億韓元左右”等內容。此前朴施厚方面表示“A某在事後還與當時同她一起和朴施厚見面的後輩像什麽事也沒有一樣收發問候短信”,“很難想象這是曾遭遇性暴力的女子的行為”。 

原本支持A某的朋友B某也通過媒體吐露心聲,說“不該只相信A某的話,想向朴施厚道歉”,使原告A某陷入了被動。

法律界相關人士表示“從現有的情況來看,好像對朴施厚方面有利。但由於連其前經紀公司的代表都以涉嫌誣告罪起訴朴施厚,所以朴施厚無法回避法庭攻防戰”。

 

轉自=2013-03-12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拒交手機僅提供短信內容 A某已提交手機

Img368061715

搜狐韓娛訊 針對越演越烈的朴施厚被起訴案件,警方要求起訴人A某和被告人朴施厚提交雙發手機以求證內容。對此,A某已經提交手機,而朴施厚則拒絕了,僅提供了手機中的短信內容。

據7日A某律師表示,A某為了洗清陷害朴施厚,進而達到欺詐朴施厚金錢的嫌疑,依照警方要求,於3日將自己使用的手機作為證物提交給了警方。據警方透露,該手機中存有A某和朴施厚同僚金某,針對本案所來往的通话和短信內容。

相反,朴施厚和金某在1日接受警方調查時,雖然表示了願意將手機作為證物提交給警方,但事後以“與律师商議後再決定”為由,僅提交了用KakaoTalk來往的短信內容。

朴施厚的律師表示:“兩個人不都是藝人(有必要保護私生活)嗎?目前還沒有向警方提交手機的計劃。”等,說明了拒絕提交手機的原由。

因為KakaoTalk短信內容保存期限為1~2周左右,所以除了雙方律師提交的內容以外,能追尋已經删除的短信內容的概率非常低。對此,警方曾向上級提交過證物搜查令,但因當時對被告人朴施厚還未進行調查,所以被駁回,因此未能及時確保短信內容。

針對很難恢復已删除的KakaoTail短信內容,警察廳有關人士表示:“即使删除了KakaoTalk或短信内容,也因為留有痕迹,所以根據情況可以恢復所有或部分內容。若能拿到雙方的手機,那麼復原的可能性將更高。”bnt新聞/供稿 許雪琼/文 bnt新聞DB/圖

 

轉自=2013-03-07 搜狐韓娛

 

=============================================================================

 

朴施厚否認一夜情:對A某有好感 想過繼續發展

Img367946851

搜狐韓娛訊 韓國男演員朴施厚因涉嫌強姦女子A某而連日成為話題人物,舆論紛紛。今日(6日)又有一家韓國媒體爆料,通過朴施厚親近人士B某得知,起初朴施厚對A某有過好感,想過繼續交往下去。

自稱是朴施厚親近人士的B某於5日通過該媒體表示:“今天上午見了朴施厚。”接著說“朴施厚對於A某的立場深感荒唐。稱沒有時間交心的A某證詞絕不是事實。”他表示,朴施厚在第一次與A某相見時就產生了好感。

A某辯護人曾發布消息稱,因喝酒後失去意識而没有時間和朴施厚交心。不過朴施厚方否認,當天在酒桌上充分有時間聊天,聊得也很開心。而且事發後第二天早上,還互相打招呼後分開。

近期接觸過朴施厚的B某接著表示:“上午在門前聚集了眾多記者,十分混亂嘈雜,不過朴施厚卻十分鎮定。”“聽朴施厚說,他覺得和A某很聊得來,第二天早上兩人分開時還互換了手機號。A某走的時候還親切的打過招呼。”該人士還說:“朴施厚和產生好感的A某想繼續交往,所以才會互換手機號。”“如果只是一夜情,是不會給電話號的!”

另外,朴施厚於3月4日晚以誣告,勒索未遂等罪名狀告強姦案報案人A某和該女子的前輩B某,以及前所屬經紀公司老闆C某。對此今日(5日)上午,朴施厚前公司表明立場,稱與此案毫無相關。bnt新聞/供稿 金鑫/文 bnt新聞DB/圖

 

轉自=2013-03-06 搜狐韓娛

 

=============================================================================

 

「性侵門」真相攻防戰:微信原文曝光

201303060000142in

「性侵門」男主角朴施厚與指控其強姦的演藝女學員A某之間的「真相攻防戰」愈演愈烈。5日,A某方面將事發後A某與朴施厚的後輩金某之間的「Kakao Talk」聊天記錄原文公諸於眾。目前,金某也因涉嫌性侵被起訴。

此次公開的「Kakao Talk」聊天記錄與之前朴施厚方面的主張大相徑庭。朴施厚方面一直主張“A某並沒有喝醉,兩人自願發生性關係”。然而,在A某公開的聊天記錄中,事發當日,也就是上月15日下午3時51分,A某回復金某“還沒醒酒”。意思是,和朴施厚等人喝酒已經過了12小時,仍沒有醒酒。此外,當天下午4時7分A某發給金某的「Kakao Talk」中還寫道:“發現(我)和朴施厚一起躺在床上,嚇了一跳。令人難以置信。”A某方面的律師公開上述內容,並表示:“朴施厚方面向媒體公開了只對自己有利的資料,歪曲事實真相。甚至將A某以誣告、恐嚇罪進行反訴,我們真的不能再坐以待斃了。”

本月2日,朴施厚方面向媒體公開了事發當日下午,A某發給平時以姐妹相稱的友人B某的「Kakao Talk」聊天記錄,以證明該事件是由A某蓄意作案。其內容是“在警方調查中,為了給他們留下受害者的印象,我會充分發揮演技”。本月4日,朴施厚方面又以誣告及恐嚇未遂等罪名控告A某、B某以及前所屬經紀公司代表。

朴施厚方面主張,整件事件的幕後黑手是前經紀公司代表。朴施厚決定離開前東家後,經紀公司代表和A某共謀案情。對此,朴施厚的前經紀公司代表表示:“沒有同A某共謀,寧願和朴施厚對簿公堂,證明我的清白。”鑒於雙方的主張針鋒相對,警方考慮使用測謊儀進行檢測,以查明事件真相。

 

轉自=2013-03-06 朝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對狀告自己性侵的女性提起反訴訟

 

3月4日,演員朴施厚(35歲)對之前狀告自己涉嫌性侵的A某(女,23歲)向警方提起了反訴訟,指責A某涉嫌誣告、恐嚇未遂、通過出版物進行誹謗等。朴施厚的律師們當天向負責調查朴施厚性侵嫌疑的首爾西部警察署針對A某提交了訴狀。朴施厚同時還以同樣的嫌疑對與A某關係親密的前輩B某提起了訴訟。B某曾在性侵嫌疑事件發生當日(2月15日)通過KakaoTalk(智能手機聊天軟件)與A某聊天,並表示“要不就將朴施厚拉下水,要不就收10億韓元補償費”。

特別是,朴施厚還主張稱,自己前經紀公司的代表黃某也是共犯,並一起提起了訴狀。

朴施厚方面的相關人士表示“除了A某和B某之間互發的短信,還充分掌握了黃某也曾直接或間接地與她們討論並計劃過起訴朴施厚的證據”,“希望警方能夠通過客觀證據,調查清楚事情真相”。

 

轉自=2013-03-05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報到警署 望調查揭開真相

2013030100000812013030100500_0

因涉嫌性侵被起訴的演員朴施厚3月1日上午10點報到首爾西部警署接受調查。

與朴施厚同時被指控「強行施暴」的新人演員金某(24歲)與朴施厚一同出現在西部警署。

朴施厚在調查開始前表示:“對讓大家擔心及造成不良影響致以歉意。希望通過警方調查將事發當日的真相公之於眾。”說完便匆匆進入調查室。

在此之前,朴施厚的律師上月28日晚9時20分許發表新聞資料表示, 朴施厚將按照預定時間於3月1日上午10時前往警署接受調查。律師表示:“ 朴施厚認為,越拖延調查時間,惡意謠言就會越多,帶來的傷害也越嚴重。因此,決定3月1日上午10時前往西部警署接受調查。朴施厚將積極配合調查,儘快洗清嫌疑。堅信在此次調查過程中,能夠消除所有誤會和惡意猜測。”

 

轉自=2013-03-04 朝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性侵」案 雙方競拿微信作證據

 

首爾西部警察局3日表示,近期將再次傳喚涉嫌性侵演藝女學員的演員朴施厚進行調查。

警方相關人士說:“尚未確定具體傳喚日期。朴施厚已經公開露面接受過一次調查,所以下次調查則有可能按照他的要求以非公開方式進行。”

朴施厚方面於3月1日接受警方調查時,提供了向法院申請證據保全所取得的上訴人A某Kakao Talk聊天記錄作為證據。據悉,A某在事發當日下午接到以姐妹稱呼的友人B某給她發來的Kakao Talk簡訊,內容是“要向朴施厚索取10億韓元「和解費」,要麼必須拿到錢,要麼讓他身敗名裂。”A某則回復:“在警方調查中我會充分發揮演技,盡可能營造受害者的形象。”

但警方表示:“朴施厚方面提交的聊天記錄只是一個參考資料。在其他聊天記錄中,也有對A某有利的內容。朴施厚方面也沒有拿出可以證明「和A某之間並非強迫性關係」的有力證據。”鑒於A某在醉的不省人事的情況下被背到朴施厚位於首爾清潭洞的住宅,被告人在無抵抗能力狀態下被性侵的可能性仍未排除。

另一方面,外界指責警方的調查不夠嚴謹。比如,警方在案發後半個月以來,沒有確認可以成為案件證據的A某的Kakao Talk聊天記錄。Kakao Talk聊天記錄大概在伺服器中保存1星期左右,但警方並未向法院申請證據保全,而是由朴施厚方面提出申請。

此外,警方在事發後僅憑A某“懷疑被服用毒品”的陳述,對朴施厚的住宅和車輛申請搜查令,但被檢方駁回。韓國國立科學搜查研究院也並未在A某的體內檢測出藥物成分。

 

轉自=2013-03-04 朝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涉嫌性侵一案愈發撲朔迷離

 

據調查,在起訴演員朴施厚(35歲)涉嫌實施性侵犯的藝人練習生A某(23歲)的體液中並未檢測出藥物成分。

正在調查此案的首爾西部警察署2月26日表示,“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提取A某的頭髮、小便、血液等進行了分析,並於25日將調查結果通報給了我署。結果顯示藥物檢測呈陰性”。這意味著並未檢測出藥物成分。因此,繼朴施厚要求將案件移交其他警署處理、未對警方傳喚調查作出回應後,涉嫌性侵犯一案的真相攻防戰也開始愈演愈烈。

事件當天兩台閉路電視拍攝的起訴人A某的樣子完全不同,所以起初警方認為有可能被灌了藥。飲酒之後的2月15日凌晨2時左右,根據首爾清潭洞某酒家CCTV拍攝的視頻顯示,A某與朴施厚、朴施厚的後輩金某(24歲)一起,神志清醒且能自行走路。但僅10分鍾之後朴施厚家停車場的CCTV則顯示,A某正被金某背著走。A某向警方陳述道,“雖然沒有超出自己的酒量,但神智卻變得模糊”。

雙方的攻防戰也有愈演愈烈之勢。2月25日,A某的朋友B某在接受某媒體採訪時表示“事情發生之後與A某通話時她說當時僅和金某各喝了一瓶紅醋燒酒,朴施厚根本沒喝酒”。隨後,負責朴施厚辯護事宜的Purme律師事務所就對報道資料中所提及的“朴施厚雖酒量較淺,但當天心情很好,就喝了十多杯紅醋燒酒”進行了反駁。

B某雖說“A某睜開眼睛時正在被朴施厚強行發生性關係,裸身的金某也碰觸了A某,對其進行了性騷擾”。但朴施厚和金某對以上陳述均全部予以否認。

預計事件方向會隨著A某與家人、熟人之間進行的通話明細和短信復原與否而有所改變。與金某“第二天仍和A某收發了問候短信”這一主張不同,A某方面做出了全然不同的表述。A某方面表示“並非問候短信,而是‘現在怎麽辦’、‘發生了什麽事’這種擔心的內容”。金某主張稱“當時A某完全沒有失去知覺,還通過智能手機與朋友們發信息”。朴施厚和金某身邊的人說“A某方面提出了巨額的和解金要求”,就此提出了質疑。但A某方面答復稱“如若是以金錢為目的,則完全不會起訴”。

另一方面,對於朴施厚方面提交的要求將案件移交給轄區首爾江南警察署進行調查的申請書,首爾地方警察廳26日發表意見稱,“西部警察署負責案件調查是完全正確的”。原因是此次事件並非控告·告發事件,而是由西部警察署發現受害事實的事件。西部警察署已第4次下達通報,傳喚朴施厚和金某於3月1日上午10時之前到警察署接受調查。

 

轉自=2013-02-27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未從狀告朴施厚的A女體內檢出藥物

 

據悉,在演員朴施厚(音)涉嫌強姦而被起訴的案件中,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對被害人A女進行葯物監測的結果顯示,並未從其體內檢測出葯物成分。

2月25日「日刊體育」報道稱,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的分析結果顯示,A女的血液和小便中並未檢測出葯物成分。西部警察署的責任警司表示“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的結果確實已經出來了,具體結果恕難奉告”。

2月23日,西部警察署表示“已經將原告A女的婦產科檢查資料和頭發、小便等樣本委托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進行分析”,“這只是在調查強姦案件中的一般程序,並沒有特殊意義”。

 

轉自=2013-02-26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延期接受傳喚引人關注

20130221075547

以強姦嫌疑被起訴的朴施厚推遲了接收警察署傳喚的時間,而延期的理由成為了大家關注的焦點。據悉這是因為朴施厚對於西部警察署只會把自己的立場推向不利方面的調查方式感到有壓力。

朴施厚延後了原定於2月24日晚7點進行的第一次警方調查。在這之前,他把法律代理人由和友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換成了Purme的律師。這事公開後引起了大家的懷疑。對此,Purme方面表示“根據「關於訴訟·告發案件的移交和調查委托的規定」,我們認為把現在正由西部警察署調查的這起案件移交給江南警察署進行調查是合理的,所以今天向西部警察署提交了移交申請書”,說明了延期接受傳喚的原因。

但是據悉朴施厚推遲調查實際上另有原因。熟悉朴施厚的幾位熟人在當天和「日刊體育」的通話中表示“西部警察署方面在調查這一案件的過程中多次把CCTV等只有警方可以調看的內容告知了媒體。我們原本希望警方調查可以安靜地進行,但是關於傳喚時間的風波不斷,這讓我們不知所措。這樣的問題分明違背了禁止公開被疑事實的原則”,“一開始擔任辯護的和友律師事務所對這樣的問題沒能進行很好的應對,所以最後決定更換律師,並且無奈地將警方傳喚延期”。也可以把延期原因解釋為是為了與受害女方見面,為達成和解爭取時間。一位警方工作人員推定說“因為這起案件是未經受害人同意不能處罰的犯罪,所以被害人撤訴是最快解決案件的方法。因為還更換了新的律師,所以也有可能是為了和受害人見面以解決案件才稍微延後了警方傳喚的時間”。

現在,朴施厚應當冷靜地接受調查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媒體過度的關注讓他感到了很大的壓力。為了能清楚傳達自己的立場,讓案件調查更明確地進行,甚至換了律師來強硬應對。一位朴施厚身邊的人表示“原告所說的強姦並不是事實。就算是為了揭開真相也會好好配合警方的調查”。

朴施厚因涉嫌強姦一名女性藝人練習生而被指控。原告稱“和朴施厚及其後輩在一起喝酒,醉酒失去意識醒來後發現遭到了強姦”。對此,朴施厚表示“是雙方自願發生關係的,絕對沒有強迫她”,稱自己是冤枉的。

 

轉自=2013-02-25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事件的關鍵人物K某被起訴涉嫌強製猥褻將於24日接受警方調查

20130223075551

演員朴施厚和事件當時在場的後輩K某將因「強製猥褻嫌疑」接受警方調查。

警方有關負責人2月22日表示“預計在2月24日晚7點傳喚朴施厚和後輩K某來本署接受調查”,“2月16日,A女分別以‘涉嫌強姦”和‘涉嫌強製猥褻’同時指控了朴施厚和K某。因K某並非知名藝人,所以他的相關事項尚未被媒體公開”。

目前朴施厚涉嫌在2月15日凌晨2點左右對由後輩演員K某介紹認識的藝人誌願生A女(22歲)實施性暴力。A某控訴稱,自己在醉酒的狀態下遭到了朴施厚強姦,西部警察署已受理了此案。相反,朴施厚則稱兩人是“一致同意發生的關係”,堅稱沒有強製對方。

警方已經在事件發生後采集了原告的頭發、血液等樣本,並委托國立科學搜查研究院進行分析。此外,警方還拿到了拍到案發當日當事人樣子的酒吧和公寓停車場的監控錄像(CCTV),正在展開調查。據悉,K某是在案發當天將A女介紹給了朴施厚,此後又在朴施厚家的地下停車場背著A女進入了朴施厚家。

 

轉自=2013-02-23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事件中A女疑被下藥接受藥物檢測

 

「新聞1」2月22報導,當天證實,正調查演員朴施厚(35歲,本名朴平浩)涉嫌性侵藝人誌願生事件的警察已經將A某(22歲,女)的頭髮、血液、小便取樣交由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進行葯物成分檢測。

「新聞1」消息稱,警察認為A某很可能被灌了毒品或安眠葯等葯物,因此決定就此展開調查。如果檢測結果顯示是陽性,就會對這起案件起到決定性的影響。

在2月15日A某首次前往警察署進行遭到強姦後的商談的過程中,首爾西部警察署認為A某可能被灌下了毒品或依賴性葯品·催眠劑等葯物,因此提取了A某頭發、血液和小便。

警察當天已經即時將提取到的樣本送到了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進行緊急檢測。

警察之前已經拿到朴施厚與A某以及介紹兩人認識的後輩演員金某等三人一起喝酒的首爾清潭洞路邊酒家的監控錄像和朴施厚住宅地下停車場的監控錄像。

視頻中,A某在2月14日晚11點左右在酒家裏和朴施厚一行一起喝酒,在離開店的時候,A某是一個人走下了樓梯。

但在離開酒店後,經過10分多鍾的車程,A某出現在清潭洞某地下停車場的時候,A某是被後輩金某背著的。

警察認為,A某可能是在喝酒或路上被灌了葯,正在進行調查。

A某在接受警察調查時陳述稱“我們只是分著喝了兩瓶紅醋燒酒,我沒理由喝醉”,“直到睡醒之後,我才發現自己遭到了強姦”。

警察相關人士表示“國立科學調查研究院的檢測結果一般要等兩周才能出來,但由於此次是緊急檢測,預計本周內就會出來結果”。

警察計劃在2月24日左右傳喚朴施厚進行調查。

 

轉自=2013-02-22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事件已拿到清潭洞監控錄像正進行正式調查

20130221075547

負責「朴施厚被告強姦」案件的警察已經拿到了拍攝下事件當日朴施厚和起訴人A某的監控錄像,正在展開正式調查。

2月20日警察方面稱“已經拿到了拍下朴施厚、起訴人A某及同席的朴施厚後輩電視演員K某在2月14日晚從清潭洞酒吧出來、前往事發公寓過程的兩個監控視頻”。酒吧的監控錄像顯示A某獨自走出了酒吧,但事發的公寓停車場監控錄像卻顯示A某被K某背進了公寓。從喝酒的酒吧到事發公寓僅5分鍾車程。

警察拿到了A某的陳述,但還未得到「被訴訟人」朴施厚的陳述。警察介紹稱“起初朴施厚打算在2月19日晚接受調查,但在媒體報道了事件後,他申請了延期調查,警方計劃在2月24日上午重新對他進行傳喚”。另外,經確認,警察並不打算對把醉酒後的A某背到公寓的新人演員K某展開調查。

A某在2月15日控訴稱“自己在喝酒後失去知覺的情況下被朴施厚強姦”。朴施厚通過報道資料否認了自己的嫌疑,稱“承認在熟人的介紹下同A某見面,並一起喝了酒,但兩人是在互有好感的情況下自願發生的關係,絕不存在強制行為”。

 

轉自=2013-02-21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

 

朴施厚事件的目擊者:A某很清醒能自己下樓

20130220171019 

“A某在店裏很清醒地自己下了樓梯。” 

演員朴朴施厚施厚被告涉嫌強姦之後,朴朴施厚施厚與A某一行喝酒的酒吧主人在2月19日接受了本報的單獨采訪。位於首爾清潭洞的B酒吧的周老板說“通過報道得知了朴朴施厚施厚被告性侵的事情,嚇了一跳,於是看了2月14日的監控錄像。錄像裏有A某和朴朴施厚施厚付錢後出去的樣子”,“出酒吧的時候,A某是一個人走下的樓梯,看上去很清醒很正常”。

-聽說朴朴施厚施厚是與A某及新人演員K某一起在這裏喝的酒? 

“聽員工說,情人節那晚他們一起來過我們酒吧。” 

-請您介紹一下當時的情況好嗎? 

“當時我不在這裏,具體情況是聽員工轉述和看監控錄像得知的。我們櫃台設有監控,所以錄下了朴朴施厚施厚照護著A某的畫面。從錄像中看來,A某並不像是喝得很醉,自己一個人能夠站穩走好,朴時厚似乎害怕她跌倒,在旁邊照護著她。A某一個人走下了15個台階,沒有任何問題。” 

-能夠讓我們看一下監控錄像嗎? 

“如果警方要求,我們會公開監控錄像。” 

 

轉自=2013-02-20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全站熱搜

    小宛 & 哇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