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4144853  

他們的愛情不需要只言片語。泰悟【音,李成宰飾(音)】在將書萊(音,金喜愛飾)拉入懷中的瞬間只說了“這可真稀奇,好奇怪”。兩人不分先後激情相吻,他們不再是誰的父母,而是渴望愛情的男女。

突然烙在心頭的愛,夢幻就這樣開始了。JTBC周三周四係列短劇《妻子的資格》(晚8點45分)僅播出4集,收視率便高達1.75%,撼動著大多數中年人的心。

特別是40~50多歲的女性觀眾反應尤為狂熱,互聯網上寫滿了引起共鳴的留言,“最近因子女升學考試頭疼,但他們做了我做不了的事情,感覺充滿刺激”、“和實際中大峙洞學生家長的樣子極為類似,好像我就是書萊一樣”等。《妻子的資格》觸動當代勞苦中年人心靈的原因是什麽呢?

◇大峙洞是亡國洞?

《妻子的資格》的故事由書萊一家為就讀小學5年級的兒子的課外教育而搬到大峙洞後展開。處於韓國課外教育頂端的大峙洞殺氣騰騰的風景仿佛現實的翻版。

為了送孩子去比去首爾大學還難進的國際中學上學,媽媽們展開了她們自己的比賽。將子女送去學校後,她們便會聚在咖啡廳收集信息,為了聯係有實力的私人教師,她們會想儘一切辦法。如果妨礙了自己孩子的聽課進度,連朋友都不需要。在競爭中生存是媽媽們在世上最大的課題。

想要隨心所欲培養弱不禁風的孩子的書萊被冠以“不懂世故的單純的人”之名。《妻子的資格》充分展現了課外教育熱潮的細節,同時以憐憫的目光審視著書萊的孤軍奮戰。想擺脫卻無法擺脫的“課外教育束縛”是韓國的父母產生共鳴的原因。

◇"像瘋了一樣"

在這部作品中,書萊和牙科醫生泰悟的愛情進展迅速。泰悟被書萊“摸爬滾打、與自然為伍、和孩子相依為命”的單純所吸引,書萊在從事誌願者活動時對較之“錢”更看重“情”的價值的泰悟產生了好感。

探究醫生權力問題的《白色巨塔》的導演安判錫(音)在他們陷入愛河的瞬間,不僅沒有將其視為畸形,還做了浪漫的描繪。劇中流淌著20世紀60~70年代的流行老歌,画面的質感如經過“Photoshop”處理般柔和。

向呼喊“我瘋了!婆家人都來到了家裏,我卻說謊跑出來。無論如何都想見金泰悟”的書萊遞上熱吻的泰悟也充分具備動搖女人心的魅力。

電視劇評論家孔熙貞(音)解釋說,“金喜愛細膩的感情表演和放下風範的李成宰舒適的生活化表演如實構現了中年觀眾的幻想”。

◇心靈生病的韓國人

《妻子的資格》裏的演員們雖外表裝作堅強,但都是有缺陷的人。書萊的丈夫尚鎮【音,張賢成(音)飾】是指責“課外教育熱潮是嚴重的社會問題”的記者,但也是將自己的兒子推進這種競爭的學生家長。書萊的大姑姐龍熙【音,崔恩京(音)飾】夢想成為超級媽媽並成功將女兒送進國際中學,但無視競爭中被淘汰的人的“怪物”。

課外教育界有名的輔導學院講師智善【音,李泰蘭(音)飾】如何呢?學生家長為了見她排隊,甚至不惜獻上財富與名譽,但是自己的丈夫泰悟卻愛著別的女人。他們是雖使出全力想要在競爭中獲勝,但無法收拾因此產生的生活裂痕的不幸人類群像。他們的樣子正是我們的自画像。

孔評論家說,“泰悟和書萊的愛情雖然畸形,但和那些指責他們的人的偽裝生活相比,反而存在單純的一面,所以感覺他們的愛情很美”。

 

轉自=2012-03-14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全站熱搜

小宛 & 哇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